浅析日语阅读能力现状及提高策略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18 16:19:08

 

浅析日语阅读能力现状及提高策略

常德女子外语学校  黎跃

 

【摘要】日语阅读不仅是日语学习的目的,而且是日语学习的主要手段和途径。对于学习日语的人来说,也许很多人都深有体会,当你具备了一定的“理解”能力的时候,往往会将你的日语学习带入一个新的阶段,使你更有自信和能力进行知识的拓展。而实践表明,阅读能力是完全可以通过勤奋努力和有效的训练得到提高的。为此,我依照近年来从事日语教学的实际情况,结合自身的经验体会,分析学生的日语能力现状,并征对这些现状总结出了三个策略,以提高日语学习者的阅读能力,分别是:分析日语文章常见文体的特点,提高阅读速度;强调语言理解结合文化理解的重要性;把握日语的特点,注意用日式的思维方式阅读日语文章。

【关键词】阅读能力;现状;提高;思维方式;策略

 

科学的日语学习方法,往往是从“读”的能力的培养开始的。首先,在各类日语专业考试中,“读”的测试都占到了相当大的比重。“读解”的题目暂且不论,“听力”、“语法”、“词汇”无一不是以理解为基础的。其次,新时代的日语学习,已经不仅仅是借助于单纯的背诵,而是依托多媒体设备,加强与外界的交流沟通,由此掌握前沿的知识,使自己的日语知识能够不断更新,与时俱进。同样,日语的学习,从原来的较多依赖于书本的学习,转变为通过网络和课外文字资料来记忆词汇,复习句型。在此过程中,部分学生很难理解比较地道的日语文章,也正因为有此阻挠,因此无法去学习真正日本人式的日语。综上所述,我们不难体会到日语阅读在日语学习中所占有的重要地位,同时,我们也迫切需要提高学习者的阅读能力,以便为他们的专业学习开辟一条更为轻松、便捷的道路。下面我就结合自己的体会,浅析日语教学中所实施的方法,以期对日语学习者有所帮助。

一、学生日语阅读能力现状

(一)阅读速度慢

很多日语学习者在阅读时细嚼慢咽,逐词逐句阅读,读不懂时回头再看一遍,有些同学甚至用手、笔、直尺指着逐词逐句地看。其实这种不良的阅读习惯导致读了上句忘了下旬,结果把文章弄得支离破碎。读完以后除了知道几个句子和词语外,不知文章所云。这样既耽误了阅读速度,又影响了对文章的整体掌握和理解,也就无从做好阅读理解。

(二)遇到生词难句就望而却步

在阅读过程中,很多学生都有这样的感觉,明明掌握了一定量的词汇和语法,却还是很难理解比较地道的日语文章。并且有的学生一碰到生词、难句就追根刨底,孤立地思考,甚至还想把它译成汉语才罢休。其结果不但影响阅读速度,而又不能弄清意义。

(三)在阅读中没有把握日语的特点

由于中日两国文化的差异,两种语言的词法、句法、时态也存在很大差别。而学生在阅读日语文章时,习惯性的用“中式思维”去思考,套用中文的用词、语法、习惯去理解阅读文,从而导致方向性的错误、做日语阅读时事倍功半。

二、日语阅读能力提高策略

(一)分析日语文章常见文体的特点,提高阅读速度

人们往往有过这样的体会,当借到一本脍炙人口的书,而且还期迫近时,为了不失手中宝物,以撷书中之玉,会以超常的阅读速度,甚至一鼓作气把书看完。这种感知字句的潜能发掘,是由于通过感受器接收到“时间紧迫”的信号后,刺激大脑的视觉神经,逼使你集中精力,使被感知的字句传至大脑皮层枕叶的视觉过程加快,反应出来便是眼停的移动速度增快。在日语能力考试这样有着严格时间限制的场合,快速阅读显得尤为必要。快速阅读不是逐字逐句地去阅读和理解文章,而是按照集约化的方式将一个个单一的文字符号组合为一个个功能各异的认知图式,然后按照各种图式的认知规律去理解文章。它是以科学的认知方式和阅读技巧来实现阅读时的快速,追求理解上高效的一种阅读方法。而日语的语言特征是假名与汉字混用,这对母语为汉语的学生来说是非常有利的。西方的阅读理论研究者以及阅读心理学研究者认为,在世界各主要语言中,日语是最适宜快速阅读的语言。他们的理论依据是英语等语言在文字形态上不具备快速识别的特征,而日语则相反。当然所谓快速阅读也并非针对所有文章及句子。可以通过速读从整体上把握文章的意思及作者要传达的信息,遇到不太理解而又自认为会影响答题的,则应先作标记,待文章通读完后再确定是否对答题有用,如果有用,则可以对该句、甚至包括该句前后部分的句子再进行精细的分析、推测。根据上述这种现象,在阅读日语文章前,应分析常见日语文体的特点。积累一定数量的材料,限定多少时间读完,经过长期的训练之后,这种凑书方法会使你的速读技能纯熟起来,达到自然、迅速和准确。

(二)强调语言理解结合文化理解的重要性

日本在绳文时代是没有文字的。到了飞鸟平安时代,受到隋唐文化的影响,借用汉字的某些偏旁或者汉字,日本创造了片假名和平假名,从此有了自己的文字。大部分日语的单词都有音读和训读两种读法。音读的发音一般类似于汉语的读音,训读则是日本人自己形成的读音。总体来说,一个汉字,一般都既有音读又有训读。举例如下:汉字“生”的音读为“せい”,在其所构成的许多音读词中,“生”字都读作“せい”:生活(せいかつ)、学生(がくせい),等等。汉字“生”的训读为“いき”,在其所构成的许多训读词中,“生”字都读作“いき”:生き馬(いきうま)、生き字引(いきじびき),等等。不论汉字的音读法或训读法,其词义都相当稳定,而不是时常变化的。前已举出,例如音读方面,汉字“生”读作“せい”,在“生”字构成的音读词中,“生”字都读“せい”。“生”字训读为“いき”,于是“生”字构成的训读词中,“生”字都读“いき”;这是训读方面的状况。以上是关于日语读音的粗略分析,在具体的记忆中,我们可以发现以下的规律:(1)一般而言,单独一个汉字的时候,通常是念训读,而由汉字组成词语时,通常是念音读。例如:“旅”单独发“たび”,组成词汇通常发“旅行(りょ)”。(2)在汉语中的同音词和日语中的同音词往往是同一发音。例如:“伟大”的“伟”发作“い”,“委托”的“委”发作“い”。(3)同一个汉字,在名词词组中一般念音读,在动词词组中一般念训读。例如:交換(こうかん) 交わる(まじわる)(4)同一个汉字,在名词词组中一般读音都是固定不变的,通过这个规律,大家可以记住较多名词。以上是分析日语词义的大致方法。对于中国人来说,学习日语有一定的优势,便是有许多日文汉字与中文汉字无论是在词形和词义上,都非常相似甚至是完全一样。因此,在记忆日文汉字词义的过程中,学习者可以借鉴中文汉字的词义来记忆日文汉字的词义。日语受汉语的影响非常大。在日语里,有语法实意的词都含有汉字且大部分与实意相关。所以通常即便是不懂日语的朋友看到一个短句也能大概明白意思。不过因为影响日语的是文言文而不是白话文,所以有些词也不能以现代汉语的角度去理解。比如说,某些日文汉字在词形上与中文汉字有区别,但在词义上与中文相一致,例如:佛(日文汉字为“仏”)。某些汉字在词形上与中文汉字一致,却在词义上与中文汉字不相同,例如:日语“深刻”,中文意思是“严重”。 由此可见,语言的理解应该结合文化的理解,才有活力,才能准确把握文章主旨。

(三)注意用日式的思维方式阅读日语文章

日本人的思维方式有其自身的特点,这体现在日本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尤其在说明一件事情时候的思维方式与中国人不同。中国人往往习惯先下一个结论,表明个人或团体的立场,再基于这个结论,分别阐述观点;而日本人更加注重细节,习惯从论点着手,最后引出结论。由于日本人思维习惯是由点到面,常常会把多个描述性的用语放在某个需要修饰的词汇前面,因此,日语的许多句子都会有一个较长的状语来修饰用言、副词、连体词和谓语句;或是有一个较长的定语来修饰一个体言。在日语文章阅读中,学习者大概有这样的体会,复句的意思往往最难理解,若是按照中文的语言顺序来理解日文复句,常常读了几遍都不能正确掌握。这就要求学习者能够正确分析句子的成分,尤其是注意找出冗长状语和定语后面的用言和体言,简化句子的成分,从而理解句子的意思。一般来说,用言的连用形会在复句中作为状语,我们理解的时候可以把这部分状语独立开来,也就是先断句在此状语处,再理解后面的内容。而用言的基本形(包括过去时)一般在复句中作为定语,在理解的时候,我们应当着重找出定语修饰的体言,从而简化成主谓单句,进而进行理解。例:“昼寝をするときは、なにより、昼寝に費やす時間に気をつけてください。昼寝は、たっぷり時間をとるか、または思い切って短くしたほうがいいのです。”在这段话中,基本形“昼寝をする”、“昼寝に費やす”、“または思い切って短くした”都是作为定语,所修饰的分别是“とき”、“時間”、“ほう”这三个中心词。因此,做日语阅读时,不要急于下结论,而要从整体上把握文章结构,同时用“日式思维”来分析文章,最后得出结论。

三、几点建议:

(1)教师要引导学生在阅读文学作品、报刊、杂志时,注意积累和学习日本民族的风土人情、社会关系、文化特征、价值观念、思维方式等方面的知识。(2)在课堂教学过程中教师不但要注意纠正学生的语言表达方式的错误,还要重视语言语境运用得是否恰当。(3)多采用影视教学。即电影、录像、光盘的视听教学。使学生从影像的实际情景中体会、理解中日语言中语境的差异,了解中日社会文化、社会心理语言的差异。(4)充分利用外籍教师的宝贵资源。作为传播异文化使者的外籍教师是中国学生学习好外语的宝贵资源。如有可能的话,应多创造机会,让他们多给学生上课,使学生学到更纯正的日语,也更能真切领悟到日本语言及其风格的真谛。

 

参考文献:

[1]王秀文,李庆祥.现代日语阅读教程[M].高等教育出版社,1996.
[2]叶蛰声.语言学纲要[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
[3]王锐.日语阅读教程[M].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4.
[4]吴大纲.日语教学的本土化研究[M].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2012.
[5]顾伟坤.日语诵读文选[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
[6]彭曦,汪平.日语教学与日本研究[M].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2012.
[7]陈俊森.大学日语四级考试分析与指导[M].高等教育出版社,1998.